当前位置: 摩杰平台首页>资讯>行业深度>发现 | 疫情之下,“二房东”模式遇阻,蛋壳公寓房东、租客均受伤

发现 | 疫情之下,“二房东”模式遇阻,蛋壳公寓房东、租客均受伤

2020-02-09 19:10:03|编辑: -|原作者: Hony|来源: 复利频道 |阅读量: 538

摘要: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开始不断蔓延后,重庆市国土资源房屋评估和经济协会发布了《关于适度减免各类经营主体租户租金的倡议书》,消息一出网络掀起了一股免租潮。 免租的主要对象为线下商铺,很多业主联合起来向自己的

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开始不断蔓延后,重庆市国土资源房屋评估和经济协会发布了《关于适度减免各类经营主体租户租金的倡议书》,消息一出网络掀起了一股免租潮。

免租的主要对象为线下商铺,很多业主联合起来向自己的租客主动提出要免除1-2个月的租金;这其中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线下实体因本次疫情受到严重的冲击,适当的减免费用能够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另外,如果房东打算和自己的租客保持长期的合作关系,那么也应适度给租客一定的喘息机会。

而此次倡议被主流媒体报道后,“二房东”蛋壳公寓借此方式向所有业主发布通知: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所有出租房、公寓、商铺、厂房,一律2月免租一个月。3、4月份免租半个月。


但令人奇怪的是,蛋壳公寓只要求业主免收房租,而对于租客方来说,蛋壳公寓并没有通知不需要缴纳租金,此举一出引发了大量业主和租客的不满。

一、业主集体维权

“全国各地的蛋壳公寓业主们,都正在建维权群。”一位蛋壳公寓的业主向我们表示。

“现在每年都会有2个月的空置期,而蛋壳公寓又要延长1-2月的空置期,那算下来这一年就没几个月可以收到房租了。”我们了解到,有业主从去年11月开始就收到蛋壳公寓这样变相降价的要求。

在此次疫情期间,有业主在 2月1日接到蛋壳公寓的电话,对方提出两点要求:1、房租需要延后一个月才能支付。2、由于不可抗力因素,需要增加一个月的空置期(少支付业主一个月房租费用)。

之后,该位业主在蛋壳App中查看到自己的房屋是正在被出租的状态,并且询问了租住该房屋的租客是否被减免了租金,该租客表示蛋壳公寓并未减免房租。

多位业主表示,蛋壳公寓的行为就是在“双边剪羊毛”,一边要求业主给租客减免租金,另一边还在收取租客租金。

大部分业主表示如果真的因为疫情原因,租客自身存在困难,那么作为业主可以进行房租减免,或者给当地前线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住处;但这些应该是由业主自发提出,而不是由“二手房东”蛋壳公寓,蛋壳公寓没有权利来替业主决定。

另有一部分业主表示,房屋是委托租赁给了蛋壳公寓,那么如果要减免房租也应一起共同承担为租客减免房租所受到的经济损失。

而后,我们拿到一份疑似蛋壳公寓要求延长免租期的执行方案。


而目前所发生的的一切,与蛋壳公寓的这份执行方案基本吻合。

二、租客也迷茫

蛋壳公寓的做法让业主们很气愤,而租客们也很无奈。“业主在房门上贴了通知,说蛋壳单方面违约在先,未支付给业主房租,但我们每个月却都在按时还款啊。”

(蛋壳公寓业主向租客发出的通知)

据我们了解,蛋壳公寓目前收取租金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与租客签订一份贷款合同,贷款机构一次性将租客的所有房租费用打入到蛋壳,租客每个月按时向贷款机构还款;第二种,是现金支付。而大部分租客都选择了第一种方式,但很多租客并不知道签订的是一份贷款协议。

蛋壳公寓合作的贷款机构有很多,其中包括会分期、湖北消费金融、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平安好月付、中关村银行等十几家金融机构。

“如果蛋壳公寓真的与业主单方面违约,业主来收房,我们也就没有地方可去了。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根本找不到房子,而且不仅没有房住,还要每个月按时还贷款。”一位租客向我们表示。

三、“二房东”模式受阻

2019年,蛋壳公寓完成了两轮融资,共6.9亿美元,估值超20亿美元。

从近期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出,2017、2018和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从租客手中获得的预付款为1.1亿、2.8亿和7.9亿;从金融机构获得的预付款为9.4亿、21.3亿和31.6亿。

招股书中还提到,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收入50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6.73亿元增长198.8%;收入主要来源于租金和服务费,服务费包括向租客收取的清洁、维修等费用。

长租公寓模式的主要痛点就是“烧钱”,需要大量的资本注入才可以扩大房源规模;这也是为什么蛋壳公寓向租客推荐第三方贷款机构的原因:可以提前拿到租客的所有房租费用,用于继续开拓更多的房源,提高市场竞争力。

而持续的烧钱模式也引发了蛋壳公寓的连年亏损,现金流也一直处于负数状态;2017年和2018年,净亏损额分别为2.7亿和13.7亿元。2019年前九个月,净亏损扩大至25.2亿元;与上述时间段同期,其现金流为负1.1亿、11.6亿和16.3亿元。

而在近期,蛋壳公寓企业内部似乎也出现了诸多问题,有内部员工爆料称:蛋壳公寓借国难变相裁员,1月份的工资3月份发,技术部门的同事在节后不用来了,2月份只发1500元基本工资。

四、结语

近两年,因“租金贷”暴雷的长租公寓不在少数。

但租金贷也只是一种金融工具,金融机构需要开拓更多的消费场景来满足自己的贷款需求;房屋租赁市场在不断扩张,看中这个市场的玩家只能通过杠杆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市场占有率。

蛋壳公寓在与租客签订租赁协议时,并没有完全告知对方是一份贷款协议,存在隐瞒的情况;而面对此次疫情,却对业主和租客变相进行双向收割,内部裁员也是毫无逻辑可言。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蛋壳的种种行为似乎都指向了一个重大问题:蛋壳公寓的资金流出现了重大问题。但面对如今疫情,作为企业做出的这些种种行为,吃相不免还是有些难看了。


网贷摩杰平台(llgbuy.com)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娱乐参考,网贷注册有风险,娱乐需谨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发现 | 疫情之下,“二房东”模式遇阻,蛋壳公寓房东、租客均受伤 ”文章。

最新产品

热门资讯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点击排行